德赢vwin官网欢迎您!
德赢vwin官网 > 竞技体育 > 羽毛球基层教练杨智勇要为孩子一生负责,海淀区少儿体校首次参加2015年全国羽毛球夏令营

羽毛球基层教练杨智勇要为孩子一生负责,海淀区少儿体校首次参加2015年全国羽毛球夏令营

时间:2020-01-07

全国羽毛球业余俱乐部赛合肥站比赛之际,在体育馆一侧,记者发现了一群羽毛球娃娃,正在著名羽毛球基层教练杨智勇的指导下认真挥拍练习。 提起杨智勇,中国羽毛球圈几乎无人不知,他曾任益阳市体育局局长、益阳市体委副主任兼体校校长,先后培养出龚智超、龚睿娜、黄穗等5位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向省级以上专业羽毛球队输送运动员60多人,其中有16人先后进入国家队,是中国羽毛球少儿训练专家组成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劳动模范,全国10佳羽毛球教练员。2015年3月,杨智勇退休后,受安徽省民营企业德仁置业有限责任公司邀请来到合肥,担任益阳羽校合肥分校校长兼总教练。 比起杨局长、杨校长,杨智勇更喜欢杨老师、杨教练这样的称呼。走进合肥分校,院墙上用红色颜料写着粗体字为人的一生发展做准备,以及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阿道夫奥吉的名言:体育是人生最好的学校。我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儿童应无一例外地进入这所学校,在这里他们能够学到人类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基本的社会交往技能 这两句话就是杨智勇多年羽毛球教学的指导思想,也是他如今在羽校任教的教学宗旨。我一直倡导学生的全面发展,为孩子的一生负责,使他们今后离开这里、成才的时候,会想到学校给了他很多。 目前,益阳羽校合肥分校已经有4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年龄在6岁至12岁,孩子们白天在合肥市第62中上课,放学来球馆训练,饭后在自习室完成学业。很多学生都为杨智勇慕名而来,放在杨教练这里,我很放心,他是真的爱孩子。学生巩亚轩的母亲说。 杨智勇远离益阳,来到合肥,与孩子们同吃同住,2年来,这样的生活有些孤单,但是在杨智勇看来,因为有孩子们相伴,他将爱给了孩子,他并不孤单。只有爱孩子,孩子才会爱羽毛球,言行是最好的爱。孩子们离开家庭、离开父母来到陌生的地方学羽毛球,教练员给予关心、给予爱,他们在羽毛球学校得到了温暖,自然就会热爱羽毛球。

图片 1

为了进一步加强我国羽毛球后备人才培养,促进羽毛球后备人才基地训练工作,为广大少年儿童提供互相学习和比赛的机会,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办的2015年全国羽毛球后备人才基地夏令营于2015年7月28日至8月6日在安徽合肥举行,来自全国37个全国的羽毛球后备人才基地的230多名少年儿童运动员和50多名教练员参加了此次为其10天的夏令营活动。

本网讯2014年2月,益阳市资阳区长春镇新堤嘴小学张介平校长,按照中央组织部等十部门《关于印发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人才支持计划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作为资阳区首批支教泸溪县的老师,和尹智慧、鲁赛虎、李立君三位老师一起,在资阳区教育局副局长崔奇志的护送下,踏上了泸溪县的土地。4个月过去了,老师们在大山深处生活还习惯吗?他们过得怎么样?四位支教的老师总是牵动着资阳区教育局局长何顺和副局长崔奇志的心。

走进湖南省安化县的羽毛球运动学校,很难想象这座地处山区、已经有30年历史的老旧场馆走出过一位接一位的羽毛球名将。世界冠军唐九红、龚睿那,奥运冠军龚智超、田卿等都是在安化羽校开始她们的羽毛球生涯,她们的出色成绩也为这座经济欠发达且交通闭塞的小城赢得了羽毛球“世界冠军的摇篮”美誉。

参加本次夏令营的运动员为2004年和2005年两个年龄组的少年儿童选手,为加强这些小运动员的基本技术和素质培养,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特选派杨智勇等3名专家组成员来指导和监控夏令营教练员的整个训练计划制订和实施,并亲自对每一名少年儿童运动员的基本技术动作进行技评和辅导。此次夏令营包括骨龄检测、技术测评、身体及文化素质测试、分组训练和教学比赛等内容。

6月19日,何顺、崔奇志一行在泸溪县教育局副局长张绍平的陪同下,分别来到了泸溪县西南最边远的踏虎学校和梁家潭学校,见到了支教的老师和他们的同事们。在踏虎学校,尹智慧和鲁赛虎见到何顺,开心地说个不停,但他们说得最多的还是班上的孩子们。踏虎学校的杨校长和他们的老师们见到何顺,也是说个不停,从两位老师高质量的教学水平到他们的教学理念再到他们对每一个学生的关爱,句句话里都是对两位老师的赞赏和敬重。梁家潭学校的舒校长对崔奇志说:“从张介平校长身上,我看到了支教教师的高尚情操。”

  安化县委、县政府坚持“一县一品牌”的体育发展战略,集中力量做大做强羽毛球这块品牌,安化羽校独特的“体教结合”模式和兢兢业业的教练团队正是这座“羽毛球之乡”的招牌。

海淀区少年儿童业余体育学校羽毛球项目去年被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评为全国羽毛球后备人才基地。学校今年派出了2名教练和12名运动员首次参加了此次羽毛球夏令营。通过这次夏令营的训练和比赛,教练员之间互通友谊,交流经验,学习了老一辈教练员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训练态度以及最新的青少年训练方向,为提高日常的训练水平做积累。我校的小队员们在自我能力、技术水平和身体素质上得到了锻炼和提高,通过与外省市兄弟队的分组训练和教学比赛中开阔了眼界,队员们发现自身的薄弱环节和技战术存在不足之处,为8月份的基地比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六个大编织袋的行囊

  羽校与学校距离近是独特优势

图片 2

初次离家时,张介平只提着一个简单的行囊,清明节回家再返校时,张介平的行囊却是六个大大的编织袋,编织袋里面满满的装着小孩子的四季衣服,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有些还是崭新的,连吊牌都没取下。张介平老师的孩子都已成年,他的这些衣服来自哪里?他又要送去哪里?

  当记者19日上午走进安化羽校的训练馆时,有20个孩子正分散在4块场地上打球,这个时间段恰好是他们在小学里的体育课时间。由于羽校紧挨着东坪完小,这些孩子可以利用自己班级的体育课等时间来场馆训练。

从张介平的家到益阳火车站,要转两趟公交车,从益阳火车站坐火车到吉首,从吉首换乘汽车到泸溪,从泸溪再换车到梁家潭乡,10个多小时的行程。每到一个站点下车,张介平一包一包地把编织袋搬下来,再一包一包地搬到换乘的车上,生怕弄脏了这些衣物。

  安化羽校是一所单项业余体校,不承担运动员文化教学任务,通过与安化县最好的两所中小学——东坪中学和东坪完小分别签订联合办学协议,有效地解决了运动员文化学习与羽校训练相冲突的问题。对于取得了比赛成绩的运动员,在中考时,安化的重点高中予以破格录取,进一步解决了运动员的“后顾之忧”。

回家的两天里,几个老朋友来看他。离家两个多月,朋友们以为他会诉说思乡之情,没想到他一直在说他教的27个孩子。他说:“班上有个女孩叫杨玉琴,得了先天性角膜炎,我跟益阳的一个义工组织咨询了很久,他们说要尽快让孩子去长沙博雅医院做手术,别让病情恶化了,可是玉琴的父母都不在家,我们如果只捐点钱,远远不够,真揪心呀!”他说:“班上的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不在家,有的孩子读寄宿,每周回家才换一次衣服,有几个孩子一个月里就穿那一套衣服,我真的很心疼。”他说:“今天我去给班上的孩子们添置了一些衣物,我真的很想很想帮帮他们,每天一静下来想的就是他们。”益阳市人民路小学的方超柱夫妇俩和资阳区中心幼儿园的李波老师都是张介平的朋友,听了张介平的话后,默默地回家,翻箱倒柜去整理自己家孩子的衣服,整理出了新新旧旧的几大包。临行前,方超柱开车将张介平送到益阳火车站。他说:“我真的被你感动了,你的心都在那一班孩子身上了。过一段时间,我想在学校同事中发动一次募捐,到时,我们一起去看你班上的孩子们。”

  羽校从建校伊始,就利用与东坪完小毗邻这一独特优势,使在训运动员能够就近入学,在文化学校集中编班学习文化知识,在羽校进行日常训练。小运动员们每天上学前和放学后参加羽校的早训和晚训,而白天则可以分散着来到馆里进行技术的细化训练。这种“体教结合”模式使运动员在不与文化学习相冲突的情况下,保障了训练时间,同时运动员得到单独指导的机会也会增加,训练质量能够提高。

五一节回家时,张介平来到文具店,对营业员说:“请给我拿27个文具盒,27支钢笔,27支铅笔,27套三角板,27把尺子,27块橡皮,再加27本日记本。都要质量最好的!”原来张介平在为班上的27个孩子选购六一儿童节的礼物。他对爱人说:“梁家潭乡地域偏远,只有赶集时才有东西买,平时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孩子们常常缺少学习用品,有些孩子连文具盒都没有。我想让班上的每一个孩子都过一个愉快的六一儿童节,所以为孩子们每人选了一份礼物。”这一次回校的行囊,又是满满的六个大编织袋。

  正在指导孩子们训练的羽校教练龙志桃告诉记者,这节课过来训练的孩子算是多的,“有时候只有一两个或者两三个孩子来训练,不过我们会一直等在场馆里,哪怕只来一个学生我们也教。白天的课我们会重点细化他们的技术,因为早训和晚训的时候人比较多,”龙志桃说。

从泸溪县城到梁家潭学校,笔者坐的是泸溪县教育局派的专车,蜿蜒的50多公里山路让同行的人晕了一路,吐了一路,不知道张介平乘坐着公交车,上上下下搬送着这六个大编织袋时,是怎样的吃力?怎样的艰难?这六个大袋子里,盛满了他对山区孩子浓浓的爱呀!

  有些学生特意从外省市或边远地区来安化学习羽毛球,因此安化羽校除了教练外还有生活老师,专门负责住校学生的生活起居。羽校常年保持有百余位学生参加训练。

短短的四个月里,张介平几乎走遍了班上每一个孩子的家,看到那些贫困的家庭,他会默默地掏出钱包,几十元,几百元不等,尽他所能,去努力帮助孩子们。4个月里2000多元的捐赠,对于一个老师来说,并不少,何况他家境并不富裕,还是一名糖尿病患者,需长期服药。

  “有时候一个年龄段的学生被省队挑走后,我们就会从梯队建设的角度考虑及时补充进新的学生,这样虽然人员有流动,但是总数一直保持在百余位,”龙志桃说。

他说:“我是一名教师,多年来受党的关怀和培养,但我尽微薄之力帮助孩子们,只是怀着一个老师最本真的爱,尽了一个教师最基本的责任。虽然我只教了山区的孩子四个月,但教孩子一天,就要想孩子的一辈子。关爱学生,这是老师的一种本能。”

  安化目前正在建造一座新的羽毛球馆,在县政府的支持和教育部门的配合下,新球馆的旁边也将新建一所小学,这一“体教结合”的训练模式将继续坚持和发展下去。

谱一曲踏虎校歌,传递一种精神

  薪火相承的教练团队

踏虎学校,地处泸溪县西南边陲,坐立在泸溪县最高峰——八斗山脚下。该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踏虎凿花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安化的“体教结合”方式为热爱羽毛球的学生们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但对教练们来讲却是一种挑战。

尹智慧和鲁赛虎两位老师初来时,看到该校校园环境幽雅,红色的塑胶跑道和水磨石的操场,衬着宽敞明亮的教学楼,在大山的环绕下,像极了一颗明珠。两人放下行李,就投入了工作中。

  “每天早上6点到7点半是早训,晚上晚训后8点钟查房,有时还要辅导他们写作业,9点钟熄灯,白天就在场馆等待着学生们流水线一样来训练,我们几乎没有休息日,”今年40岁的龙志桃就这样在羽校做了8年的教练,“说是全年无休也不过分,有时候父母生病我都没怎么回家看过。”

尹智慧老师来自资阳区长春镇第一中心学校,鲁赛虎来自资阳区新桥河镇第三中心小学。两所学校都是资阳区着力打造的品牌学校,课改氛围浓厚,“经典诵读、阳光体育、养成教育”三大板块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尹老师又是益阳市市级优秀教师,课改教学骨干,因此两位老师安顿下来,就开始和学校的教学副校长商量,争取早点上一堂教学公开课。

  虽然工作强度很大,但是龙志桃的工资并不高,“在我们这算是偏低的,但是教小孩子打球的成就感淡化了对收入的不平衡,”她说。龙志桃对自己的学生们并没有给予很远大的期望,“羽毛球是周期性很长的运动,小孩子要经过漫长的训练时间才能成材,所以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有一技之长,走出安化,走向世界。”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后来呀,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七年级的孩子正是天真烂漫、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龄,能懂得多少愁呢?尹老师的第一堂教学公开课,却偏偏选择了《乡愁》。

  龙志桃的女儿韩爽也在学习羽毛球,韩爽今年10岁,几乎就是在羽校里玩大的,因为妈妈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也没有时间给她梳辫子,她的头发和一起练球的男孩子们一样短。

在《思乡曲》悠远的乐声里,尹老师创设了余光中当年写这首诗的意境,然后深情地给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诵读。母子之别、夫妻之别、家国之别,在尹老师的引领下,孩子们细腻地感受着,诗意地仿写着,从最初的漠然,到最后的热泪盈眶,孩子们完全沉浸在诗意的课堂里,对家和国的热爱,在孩子们的心里明晰起来。前来听课的老师也是很久很久后还在细细咀嚼这堂课的韵味。

  不仅是龙志桃,安化羽校一代一代的教练员都有着这种坚持不懈的敬业精神。现已年逾八十的文巨刚是安化羽校的创始人,唐辉、唐九红、廖智群、龚智超、龚睿那都曾经是他的弟子。现在身体状态好的时候,他还经常到羽校来指点学生们训练。文巨刚之后,安化羽校还有伦敦奥运会女双冠军田卿的父亲和启蒙教练田建毅。

“这样的课堂太美了,尹老师的公开课给我们的教学带来了一股新风,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自己的课堂,思考怎样才能真正走进孩子的心灵,真正让课堂鲜活起来?我们学校的留守儿童占了大半,高效的课堂,才是提高我们教育教学质量的根本呀。”于是,踏虎学校的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就常常和尹老师在一起探讨教育管理和教学改革的话题,踏虎学校的课改工作再上了一个台阶。

  “我这一代继承了文老一代的事业心,在我看来,安化羽毛球的成绩来自于体教结合和教练员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坚持把前一代人的精神传承下去,”田建毅说。

尹老师的班上,有对兄弟,哥哥叫刘富强,成绩较好,弟弟叫刘富海,成绩很不理想,第一次语文测试,他只得了个22分。尹老师就常常找他们两兄弟谈心,让他们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并且设置了一些富海通过努力就能达到的小目标,对他的丁点进步,尹老师都给他很多的鼓励。渐渐地,富海变得很爱学习了,也非常懂事了,期中考试时,富海的语文竟然得了70多分。很多次,其他学生放学后出去玩时,他却坚持在教室里学习。他说:“我一定要很好地完成今天的作业,让尹老师又能开心地笑一次。”

  安化羽校的校长龙冬梅曾经是文巨刚的学生,1992年从省队退役后回到安化羽校做校长,同时也是教练员。她表示,虽然条件艰苦,工作强度高,但是却几乎没有教练员放弃这项工作。“这种精神也是我们安化羽球成功的原因之一,”龙冬梅说。

踏虎学校的孩子,和很多大山里的孩子一样,留守儿童较多,父母外出务工,有的孩子生下来就没见过父母。廖亮是鲁赛虎老师班上的一名初二学生,三十四岁的父亲在今年四月份由于患有白血病而去世,母亲也离开了家,年迈的奶奶独自带着他和他读小学二年级的弟弟。鲁赛虎和尹智慧两位老师去他们家家访时,在他家前面的山上一座新坟赫然醒目,奶奶的脸上一道道黝黑的皱纹深深的镌刻着心酸生活的伤痕。两位老师含着泪不断地鼓励着孩子和他的奶奶,让廖亮再坚强一点,再努力一点,要多孝顺奶奶,不管生活多难,都要善良,要乐观。也让老人家要相信小孙子,相信小孙子会努力让日子好起来的。临走时,两位老师悄悄地拿出伍佰元钱放在老人的桌子上。

  着力打造安化“羽毛球”品牌 扩大群众基础

小学二年级学生黄依顺的母亲患有尿毒症几年了,脸上身上都溃烂了,生命危在旦夕,每周要去做两次透析,老公由于要照顾生病的妻子,不能外出打工,高昂的医疗费使他家负债累累。踏虎学校的全体老师为他们家组织了几次捐款,尹智慧和鲁赛虎两位老师在学校分别捐了一百元钱后,又每人拿了两百元钱送到他家。两位老师不断地鼓励他们全家要勇敢面对生活中困苦,要乐观对待生活,同时更是鼓励小依顺,多听父母的话,让她安心学习。

  1973年安化县在安化一中创办了第一个羽毛球训练班,这是安化羽毛球运动学校的雏形。安化羽校2005年和2013年两次被国家体育总局授予“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称号,为省队和国家队输送了多位优秀运动员,其中唐九红、龚智超、龚睿那、田卿等人先后进入国家青年队和国家队,在国际国内大赛中都取得过优异成绩。

支教的四个月里,在杨校长的陪同下,两位老师几乎走遍了踏虎的每一个孩子的家。他们和家长们谈得最多的是孩子的成长和孩子的将来。他们常常对家长们说:“山里的孩子,勤劳、善良、勇敢,山外面的世界,需要很多这样品性的人去建设,去发展。所以,我们要努力让孩子们学好文化知识,增强本领,才能真正把山里人的气质发挥出来,才能把大山建设得更美。”(王小平) 编辑:阳光

  据介绍,安化县羽毛球训练被纳入全县中小学校体育基本课程进行教学,并列入了全县中小学生运动会重要比赛项目名单。全县性的业余羽毛球比赛已经成为安化的一项传统赛事,每年都坚持举办,且备受关注。许多热爱羽毛球的家长愿意将子女送往羽毛球学校接受训练,让安化的少儿业余训练工作有着丰富的选材面。

上一篇:2017年全国羽球业余俱乐部赛在合肥开拍,2016全国业余羽毛球俱乐部赛总决赛收兵【德赢vwin官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