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赢vwin官网欢迎您!
德赢vwin官网 > 篮球NBA > 扎根于基层速滑教学训练速滑的春天来了,体育教师郝建光

扎根于基层速滑教学训练速滑的春天来了,体育教师郝建光

时间:2020-01-07

长城内已经青草吐绿,海拉尔还在雪花纷飞。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刚刚苏醒的胜利大街,拐角处的胜利街小学校园里已经传出铲雪的声音。那是郝建光和他的同事们在执行入冬以后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清扫冰场。由于前一天夜里的一场雪,操场的冰面上又盖上了2厘米的薄雪。此时离学生们入校还有半个小时,而全部清扫完毕至少需要1个小时。天暖和了,维护冰场的时间少多了。前几天下大雪,积雪有20多厘米,6个人扫了3个小时。郝建光一边推着雪,一边对站在场边的记者说。

学生眼中的郝建光,除了上课时间,不是在浇冰场就是在磨冰刀,或是养护速滑训练平台。用躬耕人比喻郝建光再合适不过了。我只是基层普通教练中的一员,还有更多的基层教练默默无闻。虽然做基层教练很苦,但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做这些工作,我也希望呼伦贝尔的速滑、内蒙古的速滑、中国的速滑会达到更高的水平。 郝建光与速滑的缘分始于1986年,正在上小学四年级的他在体育课上被选入校速滑队。老师给了我一双冰刀鞋,当时觉得很骄傲。郝建光说。郝建光毕业后成了一名小学体育老师,利用体育课和业余时间带学生学习滑冰。在体校练了几年,从来没关心过冰面是怎么做的,又是如何维护的。第一次浇冰场,一个周长不足100米的操场浇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浇得坑坑洼洼,冰场不能用,又影响了学生开展课余活动。郝建光回忆道,最初就是想教孩子们滑冰,没想过为专业队输送苗子。 2011年内蒙古自治区冬运中心成立,校队也能直接参加自治区的比赛,参加高水平赛事的机会多了,我们基层教练的观念转变了,认识也提高了,有了新的目标和追求。 现在郝建光每年冬天都要浇冰场,当了二十几年的教练,现在浇一块冰场对于他而言轻车熟路,但确实是一件又苦又累的活。特别是刚入冬初次浇冰的时候非常熬人,一浇一宿,一小时一换人,人歇水不歇。寒冷的天气里在水里一站就是一小时,没干过真不知道有多苦。每次过完年第一次训练时,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雪,特别难清理。冬日里,天还未亮,郝建光就要来到学校清理冰面,天气好时时间短一些,如果前一天晚上有降雪,工作量会急剧增加,有时候积雪有20多厘米,6个人要扫3个小时。 基层教练的辛苦难以用言语形容,但郝建光一直坚守。我希望自己培养输送的队员能走得更远,而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基础工作做好。郝建光希望能慧眼识珠找出更多的可造之材,也为基层的孩子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这两年已经初见成效了。郝建光说。 郝建光所在的胜利街小学是一所有着60多年速滑教育传统的学校,得知北京申办冬奥会的消息后,郝建光与校长进行了深入交流,希望让学校所有的孩子都练习速滑。我们把其中优秀的孩子选拔出来,其他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练习。这样以后毕业的孩子,不一定每个人都滑得很专业,但都会滑冰。 在做好普及工作的同时,郝建光也肩负着校队的专业训练。学校只有他和助教两个人带速滑队,所以采取以大带小的方式,每个大队员带5、6个小队员。郝建光说,一次过安检的经历让他萌生了做速滑训练平台的想法。刚开始是用筷子硬纸壳等材料做了个模型,然后拿着模型去和校长说了想法,校长非常支持,直接拨款让我去筹备。中间遇到了许多困难,毕竟我不是专业出身,比如说皮带并不是按照我预想的那样滚,而是会动来动去的。后来我们重新利用一些边角废料,把皮带卡在槽里转,还通过变频器实现变速,可以针对不同能力的孩子进行不同速度的练习。

常青今年54岁,小的时候曾在体校滑冰队接受过正规训练,后来在内蒙古扎兰屯市实验小学做体育老师,同时在扎兰屯业余体校兼职做速滑教练。 很久以来常青心中一直有个梦想:建一个冰场,开展冰上运动。 扎兰屯占据天时,冬天气温不是特别冷,冰不硬,很适合速滑运动。不过那个时候学校没有场地,好梦迟迟难圆啊,常青至今谈到那个梦想都唏嘘不已。 到了2009年,机会来了。扎兰屯铁路小学整体划归实验小学,常青于是向校领导提出了设想。不久,一眼专为浇冰场用的水井打成了。 水井有了,接下来就是浇冰场,这说来容易做起难。浇冰场是个力气活,也是个细工活,每年浇冰我都要掉好几斤肉,常青笑着说。 2011年,扎兰屯的天气迟迟冷不起来。孩子们急着上冰,这让常青很犯难。他决定在气温更低的晚上浇冰。为了保证质量,浇冰时不能一下将水灌满,必须一层层浇水,常青称之为挂蜡。午夜时分,月光下,寒气中,常青和他的伙伴们开始一层层地给冰场挂蜡。为保证冰面的完整,他们从午夜一直不停地干到天亮。许多家长被感动了,纷纷加入到浇冰队伍中,就连常青的儿子和儿媳也来帮忙。 蜡一天天地挂着,常青他们整整干了七个晚上,一个冰层厚20公分、占地4200平方米的冰场大功告成。 浇冰场难,维护冰场更不易。孩子们上冰前要清扫一遍冰面,接着再用洒水车找平冰面。为了孩子的安全,每次训练前,常青都要到冰上绕场一周,看冰上有没有沙石。因为一个沙粒足以损伤冰刀,或将孩子摔倒受伤。年龄小的孩子不会磨冰刀,常青就帮着磨;系不好硬邦邦的冰鞋鞋带,常青也要给他们系 咱家住呼伦贝尔,得天独厚冰雪好,我们应该让孩子从小享受冰雪的快乐。将来他们进了大学门,一说起咱不会滑冰,多遗憾。 常青喜欢把练冰上运动的孩子称为冰孩儿。冰,给扎兰屯市的冰孩儿们带来许多新的欢乐。 2009年实验小学初建冰场的时候,当时跟着常青练的孩子只有五六个,现如今他的训练队中已有队员百余人,坚持常年训练的队员57人。2009年,呼伦贝尔举办青少年速滑比赛,常青带去的扎兰屯代表团成绩不佳,但孩子们首次亮相表现出了生龙活虎的精气神,着实让赛会组织者和兄弟队伍惊讶。常青当时撂下话说:看来年的,一定拿上名次。 一年后,呼伦贝尔市再摆赛场,扎兰屯速滑队员姜广林和周雨齐双双摘金,参赛的12名小将全部进入前八,全队一举夺得团体总分第一名。当年在内蒙古青少年速滑赛中,姜广林又拿下两个第二。人们这才明白了常青版的军中无戏言。 自此,常青麾下的弟子不仅经常在呼伦贝尔夺冠,而且在自治区也逐渐站稳脚跟。2012年,共有24名扎兰屯队员在内蒙古自治区冬季项目管理中心注册,5名队员在国家冬季项目管理中心注册。 如今,扎兰屯市体育场的标准速滑场地冰洁如镜,已成为全市孩子们的乐园之一,它不仅圆了常青的一个冰雪梦,也成为常青生命的一部分。

图片 1

爱冰场郝建光老师啊,可爱他的冰了。每天念叨的都是怎么让冰面维持更长的时间更好的状态 。 副校长张丽梅

这边五月冬天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到九月下旬又开始下雪了。呼伦贝尔海拉尔区伊敏小学校长赵宏说出了海拉尔一年的天气情况,而这也是呼伦贝尔的根河、鄂伦春旗等地共同的情况。一年中长达七个月的供暖期,最冷的时候白天零下二三十摄氏度,在内蒙古的东北地区这样的天气是常态,不过冰天雪地也给了他们发展冬季运动的天然条件。

在关外的冬季,学校有冰上滑冰课的传统。呼伦贝尔是内蒙古自治区冰雪运动开展得比较好的地区,郝建光从呼伦贝尔体育运动学校毕业成为一名小学体育教师开始,就开始了与冰打交道的日子。 浇冰场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儿。在体校练速滑时从来没关心过冰面是如何维护的。1994年参加工作第一次浇冰场,作为学校唯一一名男体育老师,我浇一个周长不足100米的操场,浇了三天三夜,冰场让我浇得坑坑洼洼,冰场周围的学生活动空地上也全是冰,严重影响了学生课余活动,被校长狠狠地批了一顿。直到现在,郝建光对当年的狼狈不堪还印象深刻。 经过20多年的摸索积累,郝建光已经熟练掌握了浇冰场的技术和窍门,但是这又确实是一个体力活。特别是刚入冬初次浇冰的时候非常熬人,一浇一宿,一小时一换人,人歇水不歇。寒冷的天气里在水里一站就是一小时,没干过真不知道有多苦。每次过完年第一次训练时,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雪,特别难清理。这种工作很正常,虽然有时候瞅着也头疼。郝建光处之泰然,乐在其中。常年如一日,这种踏实勤奋的态度感动了不少家长。李洪吉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在小学时曾经跟随郝建光练速滑,现在他已经跟郝建光处成了朋友,时不时到学校帮郝建光一起浇冰。郝老师整天就没有闲着的时候,我常年看训练也看出点门道来,知道什么时候该浇冰扫雪了,没事时就干点儿力所能及的事。 在胜利街小学,郝建光对冰场的关心全校皆知,校领导层都开玩笑地评价他是个冰痴,从中却透着对他那种投入精神的认可和赞赏。

在内蒙古根河业余体校,孩子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训练,对他们来讲,短短三个月的夏天是训练的黄金时间。根河深处大兴安岭腹地,也是中国冷极,冬天最冷曾经达到零下58摄氏度,因为根河这样的地理环境,现在我们开展了大道速度滑冰、短道速度滑冰、越野滑雪、冰球、中长跑马拉松等项目,运动员130多人。冬天教练们改造了林场的伐木路做出越野滑雪的环形场地,3.5公里环形一圈,2.3公里环形一圈,利用天然雪道,绑红布条做标记。根河业余体校校长刘斯卫说。

爱孩子那么多冰刀要磨,经常磨到后半夜。为什么我要帮着磨啊?实在太辛苦了 。家长李洪吉

越冷越热情,这是刘斯卫对根河体育的总结。孩子们肯吃苦,教练员能最大限度利用自然条件克服困难训练,校长对自己的队伍了如指掌,对每个孩子都如数家珍。这里冬天只有6个小时的白天,孩子们每周末要花40分钟徒步上山进行越野滑雪训练,夏天中长跑队的队员也每周穿梭在林区里利用五峰山约40公里的简易路进行训练。

在贴身采访郝建光的一天半时间里,郝建光经常接到家长的电话,内容主要是询问孩子日常训练情况的,还有和郝建光商量孩子是否进入专业队从事速滑专业训练的。郝建光对每一位家长都耐心解答,真心从家长的角度给出建议。 郝建光爱孩子,对孩子从来都是好言好语,没有重话。孩子们最会察言观色欺负老实人。我们郝老师不像别的体育老师那么厉害,特别温柔,我们可喜欢他了。李洪吉的两个女儿虽然现在已经上高中,但是业余时间还在跟着郝建光训练。李洪吉却认为郝建光应该严厉一点,长点脾气,在孩子们心里树立权威。 郝建光心疼孩子,宁可自己多受累。每次比赛前,别的学校速滑队员的冰刀都是自己磨,胜利街小学的速滑队队员们的冰刀都是郝建光磨。他们老羡慕我们了。李洪吉的女儿骄傲地告诉记者。郝建光的器材室里有两个磨刀器,有时候李洪吉也过来帮着磨。一双磨15分钟,一次要磨40双,经常磨到后半夜。为什么我帮着磨啊?实在是太辛苦了。磨得多了,李洪吉练出了一门磨冰刀的好手艺。他现在的手法非常高。郝建光笑言。 郝建光爱惜人才。从事体育教学20多年,郝建光教会了无数的孩子滑冰,对那些颇具天赋的孩子更是倾注了极大的心血,自己带出来的孩子被输送到专业队让郝建光感到欣慰;对错失进一步发展机会的孩子更是念念不忘,充满愧疚。有个孩子叫董浩,非常有天赋,悟性高,即使后来上初中训练不系统的情况下在每年的自治区中学生速滑比赛中还总是拿冠军。本来小学毕业前有希望进专业队的,但是因为那时只能去长春,家长态度不是很坚决,我当时顾虑也多,担心一旦建议不当耽误孩子。现在看那时真应该让他练专业。直到现在,郝建光提起董浩依然满脸遗憾和愧疚。

除了在山上训练,我们还主要利用新建的综合体育馆、根河二中的田径场、体校的软沙地训练跑道等训练,冬天练技术,夏天练体能。刘斯卫说,山上的跑道以草皮自然坡路为主,也增加了队员们在奔跑中的运动快乐,提高队员们的反应能力,加强力量,使孩子们更接近自然玩跑的状态,队员们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

爱速滑自治区冬运中心成立后,让我们有了追求和向往。速滑的春天来了。郝建光

和根河二中的良好协作也是孩子们能安心训练的重要原因。我们把孩子从下面的各个旗乡选拔上来之后,孩子们可以直接在市里的学校就读,大家只利用业余时间在体校训练,这也让很多家长解除了后顾之忧。刘斯卫说。根河二中体育组组长崔建林也说道:除了保证孩子们的文化课之外,学校还提供场地让体校共用,有时候人手不够了体育组的老师也会帮体校训练。大家共同努力,向上输送了很多根河的体育人才,也起到了相互促进的作用,在全运会、自治区运动会上,我们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

在简陋的田径馆的一角,有一台傻大黑粗的大家伙那是郝建光的宝贝速滑平台。在运动学校练速滑的郝建光对速滑有着很深的感情,倾注了很多心血,在工作过的每所学校带出来的速滑队都在当地比赛中名列前茅。2007年因为速滑成绩突出被呼伦贝尔最好的小学胜利街小学看中,在完成学校体育教学的同时,主要负责学校速滑队的训练,至今9次获得呼伦贝尔市小学速滑比赛的团体总分第一名,还有个别有天赋成绩好的孩子被专业队选中,踏上了专业训练之路。 最初就是想教孩子们滑冰,没想过为专业队输送苗子。2011年自治区冬运中心成立了,加大了对冬季项目的重视,体育老师带的学校队可以直接参加自治区的比赛了,参加高水平赛事的机会多了,我们基层教练的观念转变了,认识也提高了,有了新的目标和追求。郝建光开始琢磨着怎么有效缩短孩子掌握滑行基本动作要领的时间,提高训练水平。最初他想到了用装修板材制成简单的滑行板,让孩子们穿着厚袜子在上面进行基本动作训练,收到了很好效果。特别是初学的孩子通过原地反复训练,纠正动作细节,可以有效地打磨定型。 这还不够。一次郝建光无意间联想到是否可以穿着轮滑鞋在跑步机上学呢?他先做了一个小模型,反复研究之后觉得从原理上可行,就跟学校提出造一台机器的大胆想法。一直非常支持他工作的校长杨玉香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出资3万多元,郝建光联系厂家按照他自己设计的图纸制作了速滑训练平台。 2014年平台建成了,为了检验平台的训练效果,郝建光挑选了一个刚刚接触滑冰、天资普通但是对速滑充满热情肯吃苦的女孩张爱琪,每天中午趁大家午休的时间一对一训练一个半小时。经过3个月的艰苦训练,张爱琪在2014年呼伦贝尔市小学生轮滑比赛中获得第8名。2014年11月学校冰场铺好以后,张爱琪开始上冰训练。就这样夏季轮滑、冬季速滑轮流训练了一年,2016年4月参加内蒙古自治区短道速滑锦标赛获得第三名,张爱琪也被自治区速滑队选中,走上了专业训练之路。张爱琪的成功证明了速滑平台的训练效果,更坚定了郝建光培养更多人才的决心。

在海拉尔,学校也主动引进了冰雪运动。夏天轮滑冬天速滑是伊敏小学的特色课程,以普及+特长的模式对学生进行拓展课程教育。仅开始普及轮滑项目一年多的时间,就培养出三名体育特长生输送到体校。赵宏说:我们开展轮滑速滑不仅是希望提高孩子的身体素质,还希望给他们未来多一份选择,让他们从小爱上运动,家长也非常认同。

爱学校学校必须要不断调整教育思路,很多工作是被体育老师推着往前走。校长杨玉香

今年十岁的卢瑜琪是伊敏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学习轮滑两年了,她说尽管从轮滑转速滑的时候一上冰就摔,但还是更喜欢在冰上滑的状态,因为更快更有意思。在赵宏看来,夏天的轮滑是为速滑做基础,在陆地上进行最基本的训练后,到冬天就可以直接上冰了,孩子的基本功通过陆地来训练,上冰就会很轻松。

上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孩子们换好冰鞋蹒跚着走出田径馆,一踏上冰面就像快活的小燕子顺畅地滑行起来。郝建光站在中间,孩子们分成两队,根据郝老师的指令分别完成不同的学习内容。 胜利街小学的速滑队出了名,更多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练速滑。本着选拔到普及的思路,杨玉香果断决定开设校本课程,5至10月上陆上轮滑课,11至3月上速滑拓展课。刚开始也有顾虑,担心家长提出意见。所以从二年级开始,先采取自愿原则,2014年时有一大半孩子参与。杨玉香告诉记者,为了打消家长的顾虑,学校专门开设家长开放日,让家长现场观看孩子们上冰的情况。到了2017年,二年级的孩子全员参与了。体育教研组的老师们潜心研究怎么让孩子们爱上滑冰,郝建光还在网上找到了一种休闲冰鞋,不仅价格低而且保暖性好,孩子们上冰不再冻脚了,越来越多的孩子爱上了滑冰。为了便于向记者介绍情况,上午最后一节冰上课临时调整到下午,得知这节课上不了冰,一个小男生当时就哭了。 胜利街小学是呼伦贝尔第一个开展冰上校本课程的学校,被列为呼伦贝尔速滑基点校,国家级体育传统项目校,还被评为全国学校体育先进集体。对这些荣誉的获得杨玉香深有感触,学校工作好开展关键是有一支优秀的教师队伍,很多工作是被体育教师推着往前走,学校也给体育教师发展空间,凡是有益于学生发展,学校都想办法支持。工作做扎实了,荣誉自然就来了。

在第十四届自治区运会上呼伦贝尔体校速度滑冰队共夺得了13枚金牌、14枚银牌、18枚铜牌。速滑队教练金星阳表示,现在正在积极备战十四冬,希望能在青年组取得好成绩。因为夏天冰场也都休息,目前夏训主要以跑步、自行车和轮滑为主要训练手段。组队三年来领导非常支持速度滑冰,冬天我们会去长春室内冰场训练,以此解决因室外冰场太冷无法保证训练时间的问题。队里13岁的杨金津练习滑冰六年了,参加过二青会、内蒙古自治区和呼伦贝尔市的比赛,他说每到轮转冰的时候都需要一到两周的适应期,夏天因为没有冰所以着重通过长滑训练耐力和技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